小说

夜伴歌声

来源:阳泉矿工  作者:王永民  时间:2019-05-09 09:38:33   点击:

1997年10月,赵喜柱来到三矿采煤六队上班。按照矿上多年来的传统,新工人上岗需要老工人传帮带一段时间,帮助新工人尽快适应环境,迅速投入到工作中。

班里安排我做赵喜柱的师傅。赵喜柱是个退伍军人,退伍回来后在矿文工团上了一年班。他比我小不了几岁,人如其名,长得又高又壮,像根柱子。刚下井的几天,入井乘坐人车到采煤面干活,他寸步不离地跟着我,问长问短,对井下的一切充满了好奇,我不厌其烦地给他讲井下工作中应注意的事项。一个月下来,他逐渐适应了采煤队每天的工作。

采煤队工作又苦又累,有点儿时间,工友们就爱开开玩笑,相互调侃几句。班后,利用在大巷等人车的空闲,工友们嚷嚷着让赵喜柱唱歌给他们听。他也不推辞,清唱《打靶归来》《军港之夜》等歌曲,唱得有板有眼。每唱完一首,大家“呵呵”一笑,空气里弥漫着欢乐的味道,一身的疲惫也去掉了多半。

我们通常是早六点班,主要任务是检修机械设备,给出煤班生产创造有利条件。赵喜柱是班里的“万金油”,哪个岗位有重活、累活,班长首先想到的就是他,他亦欣然接受,工作上从来没有让班长失望过。一次,我们刚上了井,井下跟班队长就给调度站打电话,说井下的生产溜底链落道,要求早班派人下去抢修。班长安排我和赵喜柱下井处理。我们返回下了井,到了采煤面,出煤班的工人已经把煤溜的溜槽吊了起来,我和赵喜柱检查了一遍,总共有十来节溜槽底链落道。上道时,要有人趴在溜槽底板下,一个刮板、一个刮板地用手托起上在溜槽槽钢里。趴在地上,地面潮湿,一会儿工夫人身上的衣裳就湿了,而且由于溜槽下空间小,用手托起刮板很费力气,往往坚持一会儿就没力气了。我和赵喜柱趴在地上,互相配合,一个人拖住链条,一个人托起刮板上道。差不多用了一个多小时,才上好了煤溜道。看到煤溜重新呼啦呼啦转起来,我和赵喜柱如释重负。

我们身上衣服湿透了,蜷缩在人车车厢里浑身冰冷。出了井口,已经是夜里十二点钟,天上的一轮月亮躲在云层里。我已经疲惫不堪,浑身发软。赵喜柱大声唱起了《好汉歌》,“大河向东流哇,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……”他的歌声荡漾在寂寥的去澡堂的路上,两旁的树木好像也被这歌声唤醒,树影婆娑。我从心里佩服赵喜柱这精神头。我们洗完澡,去了坑口的一个小饭店吃饭,下了四点班的矿工经常来这里喝两杯。我和赵喜柱要了两个菜、一瓶酒。几杯酒下肚,我问赵喜柱咋这么喜欢唱歌?他喝了一杯酒,说他从小就喜欢唱歌,一唱歌就觉得心里舒坦,浑身有劲。后来参军去了部队就喜欢上了唱军歌,在部队入了党,可惜学历低,没能上军校深造,挺留恋部队生活的。复员安排工作时,他去文工团干了一年,但想多挣几个钱,就选择来采煤队上班。

日子一长,我们班的工人都喜欢上了赵喜柱的歌声。幽深的井巷里,这歌声给工友们带来了欢乐、力量。但没想到,半年后,一次维护顶板,顶板上滚落一块石头,赵喜柱躲闪不及,砸在小腿上,造成了骨折。我和几个工友去探望他。他家在郊区,一处小院,几间普通的砖瓦房,一看就有年代了。赵喜柱已经能拄拐走路了,见我们来了很高兴。他父亲有点驼背,蜡黄的脸上沟沟壑壑,走起路踉踉跄跄。他父亲见了我们,含含糊糊说自己患了脑梗,常年服药,老伴早年过世,一个女儿在上大学,全凭赵喜柱挣钱养家。快到中午时,我们起身告辞,赵喜柱和他父亲非要留下我们吃饭,我们再三拒绝,临走时,每人悄悄在茶杯下放了五十元钱。

我们井下劳动空闲时,常会想起赵喜柱,想起他的歌声,幽深的井巷里没有了他的歌声,有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。后来,赵喜柱回来上班了,由于身体刚复原,不能干重活,队里照顾他去出煤班看皮带输送机。我和赵喜柱不在一个班了,只是上下井或者交接班时偶尔能遇上一面,由于匆忙,点头一笑就过去了。

一次夜里,井下煤溜链轮坏了,我下井抢修,到了采煤面,已是夜里十二点钟了。在头部皮带输送机前,赵喜柱边唱歌边清理输送机机头辊下的浮煤,由于着急处理事故,我和他打了个招呼,就急匆匆朝巷道里走去。我处理完事故,已经是凌晨三四点。出煤班正常出煤了,运转的煤溜、皮带上煤炭翻滚着、跳跃着如泄闸的洪水汹涌而来。在皮带机轰隆隆的声音中,我见到赵喜柱边唱歌边观察运行的皮带输送机,见我出来,他上来和我说话,说皮带输送机司机是单人岗位,夜里三四点钟是一个人最瞌睡的时候,一到这个点儿昏昏欲睡,上眼皮和下眼皮直打架。人睡着了,就有可能发生埋机头、扯皮带等事故。为此,赵喜柱强迫自己在岗位上来回走动,扯着嗓子大声唱歌,以保持头脑清醒,但时间一长就不起作用了。于是,他又想了个办法,瞌睡了用水管冲脸,人受到凉水刺激就会精神点,然后继续唱歌,一会儿睡意袭来,继续用水冲脸,这样反反复复多次,直到睡意全无。

我走出去好远,仿佛还能听到赵喜柱在唱歌。后来,我调离了采煤队,很少再见到赵喜柱。生活像过山车一样起起落落,有时在电视上看到选秀类的音乐节目,我就不由自主想起赵喜柱在幽深巷道唱歌的样子,那歌声里有爱、有梦、有牵挂、有责任,那歌声常常使我眼眶湿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