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

小拉面馆的变迁

来源:阳泉矿工  作者:周凯  时间:2019-05-07 16:23:28   点击:

“叔,拉面钱用微信给你转了。”心满意足、一碗热腾腾的面条下肚后,我用微信结了账,神清气爽地走出这间小小的拉面馆。

“好,再过来啊。”卖拉面的叔抬头说。

家附近,有个小小的拉面馆。这里从早上六点到九点,吃饭的人络绎不绝、很是热闹。

店面不大。拉面、烙饼、榨菜、鸡蛋就这么简单的几样,却牢牢锁住了老顾客的味蕾。面馆老两口都是昔阳人。叔拉得一手好面,一把面简简单单反复拉两三回,下锅飘起,大碗盛出,一口面就成了。婶儿调得一碗好汤头,清酱少油、醋盐适量,拿捏得恰到好处。早上饥肠辘辘的胃,来碗可口的汤面,再好不过。

要说十年前,叔的拉面馆还算大,有40多平方米,里面能摆放六七张桌子。每天早上,风雨无阻,开锅拉面、流水作业。坐着的人吃着面,站着等的人或抽烟打发时间,或和朋友交谈着,都是一副惬意的模样。等待自己那碗热腾腾的面条出锅,是这段时间里唯一的目的,别无其他。

婶儿忙活着端进端出,手脚相当麻利。你想自己端,那不行,谁先来谁后到她最清楚,不能破坏顺序。吃面排队也得讲究个规矩,不走后门,先到先得,是这个理儿。
每天七点半到八点是客流量高峰期,回头客都知道,别多话,这个时候你就要耐着性子乖乖地等着婶儿端出的面。好似小时候,家里孩子多,开饭的时候自己端着小碗儿,娘在大锅前捞着下好的面,不许插队、不许挑剔,一个个来。

拉面店颇具人情味儿。婶儿总能记得你要的老四样,拉面、烙饼、鸡蛋、榨菜,也知道哪个顾客不要啥。对于婶儿心中的VIP客人,会在你榨菜碗里放少许的葱和香菜,拌上醋和芝麻辣椒,喷香。这时其他食客会投来羡慕的眼光。此时来了个新手,大大咧咧地说:“老板,来份烙饼。”立马会听到婶儿厉声地说:“没有,没有。”再看那位也想榨菜里加香菜的,乖乖吃面,再无多言。叔则笑嘻嘻地偷瞄婶儿一眼,手里的面继续拉着。

十年前,手机上网的功能还没那么强大,大家只能看着身边的食客吃完,赶紧坐下后继续等待,并准备好两块五现金,接面给钱。偶尔会有人带来自家煮好的鸡蛋,或者携带火腿肠等拉面伴侣,婶儿从来不在意这些,她在意的是你不要把鸡蛋皮掉到地上,把火腿肠皮留下。婶儿是一个爱干净的人,总是把碗筷洗得干干净净,地板擦得锃亮,但她有个习惯,从不给客人提供餐巾纸,可能也是怕那些不太讲究的顾客乱扔,影响就餐环境吧。

打我记事儿起,老两口就在这个店面里,起初这是个粮油店。我记得粮油店里有两个大大的油桶,有打油的来了,叔就压油枪,一手拿着大油壶,一手使劲压着。有买米买面的来了,叔就说:“你家在哪里我给送过去。”我还经常能在放学的路上看见叔扛着面口袋给客人送面。

后来,叔用上了自行车,他便将面推到楼下才扛起上楼。再后来,2000年的时候,我外出上学,偶尔回来时,有意无意路过此处,不经意发现,叔把粮油店改成了拉面馆,往里瞅瞅,米面油还在,只是多了几张桌子,还有一个煮面的操作台。

我小时候不爱吃面,爱吃大米、馒头,总觉得吃这些才能吃饱。叔只卖早点,九点半过后,剩下的时间就比较自在了,有买面的主就去送面,没有就坐在马扎上抽烟,看着过往的行人,旁边有大茶缸和暖壶,表情是惬意的。

叔和婶儿很勤劳。有一次,我早上六点多路过拉面馆时,看到婶儿在里面忙活,烙着饼。时间就是这么奇妙,看得多了,我也就自然而然喜欢上了面食,常常来这里吃面,并变成了这里的老客。我喜欢这碗热乎乎的汤面。

由于工作原因,我记得曾经有半年时间没去老两口的拉面馆,当我再去的时候,老两口的拉面馆变小了,为了节约房租,他们把一半的店面匀给了隔壁。因为附近又开了不少别家的早餐店,食客的选择多样了。同时,我发现老两口在门口也贴上了醒目的微信和支付宝收款二维码。

那次,一进门婶儿就问我:“是不是结婚了,有媳妇给你做早饭了吧,不来了。”这一问,把我问住了,我尴尬地陪着笑脸说:“工作忙,没来,今后准来。”婶儿不信,一边往里走给我准备烙饼和榨菜,一边自己说着:“肯定是有了媳妇了。”不一会儿,“老四样”上来了,依旧是从前那个味儿,依旧汤多面细。

原来请客吃饭下馆子,是一种招待。现在条件好了,只要不想做饭了,就找个馆子吃,司空见惯。忙碌的生活,使我们越来越依赖方便可口的快餐。

拉面馆的变迁,映射出这个时代的变迁,粮油店已经不再是人们生活刚需,超市为我们提供了更多选择。叔就把原材料面粉,进行了深加工变成拉面;看到密集的高层建筑,叔便“开疆拓土”——加桌、加凳;移动支付时代来临,叔把二维码贴在了门上,让抢着支付的食客,有了体面的解决方案。

时代推着你向前走,推着你转型升级,这样才能发展。小小的拉面馆如此,我们亦如此。